乐游原上

想写文,木有脑洞,明明我爱的西皮辣么好,是我没用(┯_┯)


[李世民x嬴政]蜉蝣(二十)

太簇:

 


      就在这时,象征集合的战鼓声响起。两人立马起身。李世民拿起弓,取下剑架上的佩剑欲递给嬴政,转念一想,又别入自己腰间。


两人走出大帐,此时初鼓乍起,校场上才寥寥几人。但未过多久,军士、战马、战车便铺满地面,而这么多人马片刻间涌入校场,却鲜有杂音,极为肃然有序。待得初鼓擂毕,步、骑、车三军均已列好阵。尉迟恭、秦琼清点后,向李世民道“报秦王,三军已集合完毕。”李世民颔首,先安排嬴政上了一辆轻车,然后翻身上马。


 “出发。”号角响起,大军浩浩荡荡地起了程。


嬴政掀开车帘,向外望去:车骑一直顺着营外那条长河而行,所见的水流慢慢由急转缓,由深转浅。行至浅得可见其下卵石之处时,大军方缓下脚步,调转方向,开始渡河。就在这一瞬,嬴政的心倏然一动,他想起他何时见过这条河了。


是啊,怎么能忘了呢。毕竟他曾多少次渡过这条河,在邯郸的童年、攻入赵国后的旧地重游以及….人生的最后时光。


 


      唐军涉洺水、逾太行、渡河津,一路向西。虽是行军路线,沿路却随处可见流民。其中之人或有从兖州等地逃来,避新起的徐圆朗之乱的,或有不堪忍受突厥骚扰侵略的边境之民,但更多的,还是那些在过去连年混战中失去了土地和房屋之人。他们首若飞蓬,面如土色,携家带口,在大军经过时扬起的尘土中艰难地行走——说携家带口,却也不甚准确。这些人里有斑白老者,有垂髫小儿,有孱弱女子,却唯独少了本该为一家之主的青壮男儿。


      大军行了几日,过了潼关,行经华阴、渭南、新丰,骊山始入眼帘,又行了小半日,终于到了长安城下。尚离城门数里之时,已遥见城头各色旌旗飞扬。及得近了,便见黄屋左纛:李渊早已携了文武百官在城外相侯。


      李世民立刻下马行礼,身后的将领士卒们亦是下(去)马(你)山(妈)呼(的)万(逼)岁。


      “劳烦父皇亲自出城相迎,儿臣实在惶恐。”


      李渊忙将李世民扶起,却不说话,细细地看了他几眼。才道“黑了,也瘦了。此番在外必是又吃了不少苦。”


      李世民自幼便惯于戎马,李渊亦视其为常事,鲜少说出这等话来。李世民略有诧异,但还是颇为感动“父皇言重了,这是儿臣的分内之事。”


      李渊摇头“若是人人都有你这样的心思便好了。只可惜,他们纵有你这份忠心,若无能力也是枉然。哎,这大唐江山若是没有你……”


“咳…..”身旁的裴寂不经意地咳了一声,李渊突然止住了话语,仿佛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方转语道“二郎辛苦许久,必是累坏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了,还是赶快进城罢。”


李世民忙道“父皇,儿臣归来途中,见到不少从兖州逃来的流民,据悉徐圆朗此次引起的动乱不小。将士们大捷归来,士气正盛,不如趁热打铁,由儿臣带领他们……”


李渊打断他的话“朕已知晓此事。不过二郎,你这些年一直在外苦战,朕实在有些心疼。这次回京便好好歇息一阵,徐圆朗之事你不必过问。朕自会另派一位将军前去。”


 “敢问父皇准备派哪位将军前去?”


“淮安王。这些年他随你东征西战也立了不少功,想来对付一个徐圆朗不在话下。”


李世民皱起眉头:淮安王李神通乃是他的堂叔父,曾随他多次作战,也与他甚为交好。但李神通这人,勇猛有余,才智不足。做李世民麾下将军尚可,单独为帅却令人不敢恭维。早先年对付王世充,其因决策失误,大溃后还被对方抓走做过俘虏。


他便道“叔父对大唐自是忠心耿耿,但为帅是否有些不妥…..”


谁知李渊突然脸一沉“怎么,大唐除了你之外,便没有别的帅才了吗?”


李世民心一惊,忙跪下道“儿臣不敢。”


李渊的脸色渐缓,复将他搀起,拍了拍他的肩,有些意味深长地道“朕知道你一片好意,不过,也要给其他人机会嘛。”


李世民低头道“是。”


李渊又重新挂上笑容“好了好了,站了这么久,你不累,朕也有些累了。回城后,也不必来宫内了,直接回府罢。”他看了眼站在李世民身后的长孙无忌,又打趣道“你的王妃现下可是望眼欲穿呢。”


李渊坐回御车,李世民也翻身上马,众人这才坐马的上马,坐车的上车。


方才为了见驾,所有人皆下了马车,嬴政也在其中。他站在房玄龄等一众文官之间,李渊没有注意到他,他却恰好可以看见李渊。未见面前,他对这个后世的“皇帝”便有几分好奇,心想他既是李世民的父亲,仪容气度应也不凡。谁知一见之下,李渊相貌平庸,和李世民却无几分相似,反而像个老妇人。


嬴政有个不为人知的小毛病,他其实有些喜欢以貌取人。故看见李渊的第一眼,忍不住有几分不屑,心想凭你这幅尊容,也配当“皇帝”,也配称“朕”?不过这点心思很快又被他强压回去,再如何不屑,对方现在毕竟也是天下之主,自己却是个毫无来历、毫无身份的人,怎可掉以轻心。 因离他们不远,李渊和李世民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入他的耳朵,如他所料,李渊急召李世民回京,看来的确有畏惧他过盛的军功之由。而这不过是个开始,李世民想当上太子,看来任重道远。


城门早已大开,李世民大军跟在御车之后,缓缓踏上朱雀大道。不过这次道路两旁却无围观的百姓,大概是因皇帝要亲临城外,早已命人警跸。


嬴政坐在轻车上,看着这座曾象征大秦无上权利和荣光的城。它已改了名字,换了模样。但进入它的那一刻,他却感到浑身的血都在沸腾,一如九岁那年初到咸阳。


 


过了朱雀大道后,众人便散开了,李渊一行回了太极宫,军队由各将军领着去了内府。李世民则应李渊吩咐,携几个亲兵,带着嬴政直接回府。


“到了。”


嬴政抬头,只见两扇朱红色兽头大门,门上挂着一匾,匾上黑色大字不是篆书写就,但勉强可认出乃“秦王府”三字。李世民命亲兵前去叫门,才扣了两下,门便从内被打开了。


两人方踏进门槛,便听得一声清脆的童音“耶耶!”随即看到一个小团子向李世民奔来。


李世民嘴角噙笑,将他接住后一把抱起,然后在他脸上连亲数下,又将他颠了颠,道“不止高了,也重了不少。”


此时,又听到一阵婉转的女声传来“妾恭迎殿下回府。”转头一看,只见一美貌少妇面带温柔的笑意,亭亭立于庭内,身后齐齐跪满了家僮奴婢。这自然便是长孙氏了。


李世民向前将李承乾交与长孙氏,命众人起来,然后对她道“早说了不必搞这些虚礼,我甚少在家,每回来一次倒劳烦你们辛苦一次。”长孙氏柔声道“正是因为殿下难得回府才如此,我们平日里想施礼都无处施呢。”李世民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转身走到嬴政身边,与他说了两句话,又与他一同走了回来。


府内众人这才发现与秦王回府的另有一人。


李世民指着长孙氏与李承乾对嬴政道“这是我的王妃与长子,我曾与你说过的。”嬴政早已猜到,微微颔首。李世民又对长孙氏道“这位是我的…故友,姓秦。”


长孙氏方才看见嬴政相貌,已是暗自惊叹。此刻走近了细瞧,却发现他身上穿的衣衫竟是自己做给李世民的,心下更是诧异。面上却未显露出来,仍带着得体的微笑行了行礼“秦公子天人之姿,临况敝舍,实令其蓬荜生辉。”


嬴政只道“夫人客气了。”


李世民道“秦公子远道而来,无落脚之地。要在这儿暂住一段时日。你命人收拾几件屋舍出来。”


长孙氏笑道“西边那几件厢房便现成空着,床褥器具还是齐全的,那处又幽静。妾这就着人再去打扫打扫。”


李世民道“不忙,我们先过去看看。你也先回房罢。”


长孙氏应了,正要将李承乾交与乳母。突然听得李世民道:


“政儿,你随我来。”


      这句话说得甚轻,但落在长孙氏耳里却不啻一声巨雷。她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到李世民侧身对嬴政说话,他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因为他的眼神如此地专注和温柔,仿佛眼里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然后他们并肩向西走去,现下已是傍晚,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斜晖分别洒在金甲和锦袍上,散发出一个巨大的光环,将他们笼罩其中,仿佛也将之与世间他人隔离开来。 


长孙氏晃了一晃,几乎站不住身子。



严宽真是神颜啊,长的太特喵好看了

兔区的历史楼终于吐出来一部分了感谢天感谢地😊😊😊好想写地府故事呀,祖龙猪猪二凤住的那么近,没事打个麻将啥的,可惜没有脑洞😭😭😭😭😭

表白

小段子,灵感来自武林外传~

李达康最近有点烦,因为他暗恋一个人,却不知道怎么表白。其实难点不在于表白说啥,而在于,他和他暗恋的对象一直是对头一样的存在。

李达康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作风,办事风格说一不二,手底下的人都怕他。这不一开完会,下属们都噌的一下出去了就留下个孙连城呆坐在座位上。李达康一看自己貌似有点不受待见,也有点上火。李达康一向是个自信的人,关注点永远在GDP上,对其他人和事都不太上心。可是自从他暗恋上祁同伟,他就想扭转一下自己在祁同伟心里的形象。
李达康上火也不是没有道理,主要是他以前没少挤兑祁同伟,见到祁同伟时还总是头一扭鼻子一哼,蹶哒蹶哒就走了,留下祁同伟一个人原地气哼哼。

他俩不对付这事,整个汉东官场无人不知,可是谁也想不到,李达康居然在不对付中,慢慢的喜欢上了祁同伟。要说喜欢他啥,李达康也不知道,以至于自信霸道惯了的达康书记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表白继而拿下祁同伟。

李达康看了看还呆坐着的孙连城,默默叹口气,估计能给自己出主意的也就只有他了。这个孙连城本来是个有点心眼的人,可是自从看了探索发现,爱上了科学。整天思考着人和宇宙的关系,以至于对身边事都不大过脑子。
李达康把自己的苦恼和孙连城说了,孙连城呆呆地想“一天天就知道情啊爱啊真无聊”但也不忍心看李达康这么烦恼,于是决定自己去陪李达康表白,给他壮壮声势。

这两人开着车就到了公安厅,一路也不看人,风风火火直奔祁同伟办公室。也不管祁同伟方不方便,当当当就敲门。这敲门声一听就不是秘书敲的,祁同伟非常纳闷的就开门了。门打开一看李达康和孙连城杵在门口,真是吓了他一跳。  祁同伟马上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做啥小动作,还没等回忆完,李达康就说话了“”那个,我,我有话说”。   祁同伟看李达康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也就稍微放心一点。可是看李达康在这磨磨唧唧没下文了,祁同伟皱皱眉,心想你这又整啥幺蛾子。
孙连城难得机灵一次,主动扒在李达康耳边给他小声鼓励。李达康翻了翻眼皮,觉得自己还是开不了口,小声对孙连城说:你帮我告诉他,我心里有他,你,你委婉点说。孙连城点点头,上前一步,非常郑重的说:“祁同伟,达康书记心里有你,你委婉点”。祁同伟一听这话,直接一句什么玩意?李达康气的恨不得踢死孙连城,推开孙连城,李达康撸了把袖子,决定自己亲自表白。刚要开口,门口路过的程度就噌的一步进来了。程度看李达康的动作,以为这霸道的达康书记来公安厅砸场子来了,平时挤兑我们厅长就够气人了,今天居然欺负上门了这还了得。
李达康看程度恶狠狠的表情,李达康翻了翻眼睛,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改个机会表白吧

失手情圣 第五章

老白刚蹿出门口,就撞上了巡街到客栈门口的凌捕头。这凌捕头来自西安捕快世家,从小就被灌输了只要能捉住贼,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观念。只不过十年前围捕盗圣时候失手,从此受到打击一蹶不振,从倍受期待的天才捕快变成了偶像派的绣花大枕头。虽然老白曾经是盗圣,但是从凌捕头来了七侠镇,心结解开,凌捕头和老白反而成了好朋友,同福客栈也成了凌捕头每天必报道的地方。这凌捕头看老白像被追杀似的,赶紧伸手拽住了他。“白大哥这是咋咧,急急忙忙的出啥事咧?”凌捕头看老白的样子以为遇到了危险,边拉着老白边拔出了刀。老白只想跑不想说话,正要推开凌捕头,就见楚留香已经站到他旁边,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还要跑啊?”老白战战兢兢的瞅了楚留香一眼,感觉浑身都在打哆嗦好像马上就要摔倒一样。凌捕头见这情形,马上上前一步,把老白挡在身后,把刀横挡在胸前“你是谁?和大白哥什么关系?额是本镇捕头凌腾云,要是你敢在这里胡乱欺负人,额就带你衙门走一趟!”楚留香看这人一身捕快打扮,还真是好奇。老白这人一直怂的很,尤其是怕衙门的人,以前连衙门口都不敢过,如今竟然和这捕快关系不错,很令人费解啊。“我今天来找他,不过是让他兑现从前的承诺罢了”楚留香说这话时候一直看着老白,老白则是眼睛一翻昏过去了~众人都冲到了客栈外,看老白被凌捕头和楚留香两个人掺着,好像昏过去的样子赶紧都冲过来七手八脚的把他抬进了客栈里。楚留香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喝茶,凌捕头则是和客栈众人嘁嘁嚓嚓不知道在讨论什么。这边老白已经醒了,闭着眼睛思考怎么解决问题,可是天啊,他白展堂是个直男啊!笔笔直啊!怎么想这问题似乎都解决不了啊!

失手情圣 第四章

“咳咳”老白故意轻咳一声,提醒大家收敛一下情绪,注意素质,还是掌柜的懂他,边填茶水边问:香帅是要找谁呀~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忙呢~说完看了老白一眼,给老白一个安抚的眼神。“我来找我娘子”楚留香举起茶杯,轻轻瞟了老白一眼,笑微微的回答了掌柜的话。其他人一听这话又是啊啊的大叫,难以相信江湖传闻的风流盗帅居然有娘子??还千里迢迢跑到七侠镇这个偏僻地方找人??这绝对爆炸性新闻啊!众人都在嚎叫的时候,老白已经腿软的双手扶着桌子,试图站起来。楚留香看着老白在桌子前挣扎,轻轻笑了出来,想着这小白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可爱很有趣,真是不枉自己找了他几年的辛苦。“香帅,那你的娘子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啊,要是在我们镇里,我们肯定认识滴~”掌柜的一听说楚留的来意,瞬间放心了,并且决定要帮楚留香找娘子。
“小白知道我娘子是谁,是吧?小白?”楚留香悠哉悠哉的问到,老白好不容易站起来,听他这么一问又倒地上了。掌柜的赶紧跑过去扶起老白,嘴上还数落“这是咋了嘛,香帅娘子是谁啊老白?”老白瘪着嘴,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这可怎么说呢,还是杀了我吧!苍天啊为啥我会认识他??我现在跑应该还来得及吧……这么想着,老白已经蹭的一下蹿到门外了,众人吓了一跳,只有楚留香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失手情圣 第三章

楼下的白衣人悠哉的坐着,说是去倒茶,也没人端茶过来,干坐着扇扇子也能保持帅气。掌柜的一见这白衣人一表人才气宇不凡的样,就认定他不是坏人,肯定不会伤害老白。“这位客官,本店招呼不周还望见谅~老白还不快给公子倒茶”说完掌柜的就面带笑容的坐在了楚留香旁边。“客官贵姓啊,打哪来啊,来我们这小镇有何公干呀?”看掌柜的风情万种的眼神和语气,老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是帮我呢吗?这不是在花痴吗?可是想到这白衣人也算旧相识,自己还偷了人家东西,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还是先把这位大爷送走再说吧。

“在下楚留香,来这是找一个人”楚留香接过老白递过来的茶水,慢悠悠的说。只见掌柜的啊的一声,用貌似快要昏倒一样的姿势,娇声娇气的说:你你你就是楚留香~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咧,您能来真是让我们这个店蓬和窗户都生辉啊!小郭大嘴快来啊!!小郭大嘴听到掌柜的呼唤都赶紧跑了过来,一看说这白衣人是楚留香,所有人都哇的一声大喊起来,并且把楚留香围在中间,又看又摸问东问西。“这帮人,差点没给我挤一跟头”白展堂用手堵着快被掌柜的一嗓子震聋的耳朵,非常鄙视的皱眉叹气,“就知道她们见到楚留香会这样。“白展堂只能把这话在自己心里默念“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完蛋玩意儿”

失手情圣 第二章

秀才扭头冲后院喊:老白!出来接客啦!喊完就去写小说了。吕秀才这喊声刚落,就听见一个说话带着口音,语气也不着调的声音回到:来啦来啦!大清早的瞎喊啥呢!只见老白从后院冲进来,手里拿着块白抹布,边跑边招呼到“客官您里面请!您是打尖儿……”这个“尖儿”说完就停住了,就像突然没电了似的,停了两秒钟,老白就用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对白衣人接着说“还是住店啊?小店可是穷的啥服务没有,一看您就是大人物,打扮的衣冠禽,啊不衣冠楚楚的,我们这破店不适合您住啊”老白边说边狗腿的用抹布给白衣人扇风,这白衣人也说话,就跟没听见一样,似笑非笑的瞅了这客栈一圈,气定神闲的扇着扇子看着老白。秀才放下笔,拄着胳膊看着两人,想着这个白衣人应该写在小说里,毕竟自己书里人物原型都是客栈里这几头蒜,需要来个外人增加灵感冲突。吕秀才已经开始在脑袋里琢磨故事了,那边老白看这白衣人也没有走人的意思,就瘪瘪嘴甩了下抹布,说了句客官您先坐我去给您沏壶茶。说完老白就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掌柜的房间跑去。

只见老白推开掌柜的房门,就急着说到“掌柜的出事了,赶紧收拾细软快走!”说完也不顾掌柜的啥反应,拉开掌柜的床头柜子就收拾东西。掌柜的一看他这么着急,也吓了一跳,不过想到老白就是这样,有点风吹草动就吓得要跑路,所以还是问到底咋回事。老白手上不停的说到“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偷过一样东西,现在那人找上门来了,就在楼下坐着呢,妈呀估计能认出我来,赶紧跑吧”说完就跟火烧眉毛似的把东西一顿乱卷。“你偷人家撒啦?咋不还回去呀?咱跟他好好说说,兴许人家早就不记得咧”掌柜的按下老白收拾东西的手,强拉着他往楼下去,也不管死命扒着门不撒手直喊不要啊的老白。

失手情圣

发布了长文章:失手情圣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失手情圣》